病人说他神,学生说他严,家人说他痴 走近国医大师张琪:九十六岁还出诊

9月5日,国家级继续教育项目“补脾益肾治疗慢性肾脏病推广应用学习班”和“名老中医内科临证经验传承学习班”在黑龙江省中医药科学院举行,来自全国各地100多位专家学者参加了此次学习班。此次黑龙江省中医药科学院承担国家级肾病继续教育项目,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对该院57年来肾病学科在科研、教学、临床领域所取得的成就与贡献的肯定。

上篇:师带徒,出名医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0日 13 版)

>>>成就篇

师承教育不可取代

图片 1

从“黑龙江省祖国医药研究所”、“黑龙江省中医研究院”到“黑龙江省中医药科学院”,从建所初期仅有几人的肾炎课题小组到今天几百人的科研团队,黑龙江省中医药科学院肾病学术团队经过不断拼搏与创新,取得了累累硕果。半个多世纪以来,他们始终走在全国中医肾病的领先行列,影响远及国际。

中医药人才成长,必须坚持走“读书、从师、临证、再读书、再从师、再临证”的途径

20岁正式踏上医途,行医七十六载,张琪从未离开过临床一线。主攻肾病、肝病等内科顽固性疾病,最擅长的是用便宜、常见的药,治好复杂、罕见的病。

薪火相传,学术创新

今年6月底,中日友好医院中医师冯世纶的一位特殊的弟子学习期满。他是56岁的田雨河,山西省孝义市中医院副院长、主任医生、硕士生导师。每次出门诊,排队挂号的病人都有50~60人,在一家县级中医院,能熬到这个份上,已经相当不容易。用当地人的话说,“看病的本事够他花了”。但田雨河认为,看了这么多年病,感觉现在才刚入门。

为了减轻病人负担,张琪主动要求医院降低挂号费用。虽已九十有六,但他仍坚持每日读书看报,探索现代医学、掌握前沿理念,将中西汇通,各学派之学说兼收并蓄。

自上世纪60年代起,国医大师张琪教授等老专家就把肾病的治疗与研究作为主攻方向,先后总结出一整套独具特色、行之有效的理法方药,其科研成果蜚声海内外。同时,黑龙江省中医药科学院老一辈肾病专家,悉心培养了一批骨干作为接班人,将肾病科学术研究发扬光大,一批优秀的中青年专家脱颖而出,已发展成为我国中医肾病领域规模最大、综合实力强劲、影响广泛的国家级中医肾病重点专科。在中医药治疗反复发作性泌尿系感染、急慢性肾炎、肾功能衰竭、肾小球肾炎、肾病综合征、紫癜性肾炎、糖尿病肾病的医疗和科研方面居于全国同行业领先水平。近10年来先后荣获部省级以上科技奖励10余项,承担国家级课题4项,部省级课题27项,现为中华中医药学会肾病分会副主任单位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肾病专科协作组组长单位之一,其协作单位覆盖北京、上海、广州、天津、湖北、深圳、辽宁、吉林等12个省市,有力地推动了我国中医肾病医疗和学术的发展。

机缘巧合,有一次,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来孝义考察,帮助田雨河联系到了冯世纶。冯世纶接纳他成为自己的一名弟子。去年11月,田雨河来京跟师学习。排队打饭,跟师出诊、抄方、写感悟,和年轻人相比一样也不落,学习比他们还认真。跟师结束,冯世伦给田雨河的评价是“登堂入室”。

不管是刮风还是下雨,每周三,96岁的张琪老先生一大早就会出门。这天是他雷打不动出诊的日子。

跨越发展,专科建设树口碑

师承教育,俗话说是“师带徒”。“师带徒”是培养造就中医药人才的有效模式,是继承发展中医药学术的最佳方法。

张琪,2009年被评为我国首批“国医大师”,行医七十六载,从未离开临床一线,救人无数。他是患者心中的神医,是学生仰慕的名师,是家人眼中的医痴。

肾病科作为黑龙江省中医药科学院的龙头科室,关键一点是中医药特色优势让该科发展占尽先机,逐步形成院有专科,科有专病,病有专药,人有专长,以特色出效益,以特色促发展。做到重点培养,以点带面、共同提高,促进发展。目前肾病科为国家临床重点专科和国家中医药重点学科与重点专科,设8个病区、医疗床位400张,是我国规模最大的中医肾病专科,小儿肾病科在我国长江以北地区仅此一家,并拥有现代化的血液透析中心、腹膜透析中心、肾脏病理室、肾病检验中心和国家中医肾病重点研究室、国家中医药科研三级实验室。拥有多位享誉全国的中医肾病专家,其中包括“国医大师”、我国中医肾病首席专家张琪教授,全国著名中医王铁良教授、张佩青教授和省名中医隋淑梅教授、迟继铭教授等一大批杰出的医疗科研人才,先后发表学术论文100余篇、学术专著10部,并研制出20多种中药制制应用于临床,受到患者的普遍欢迎和一致好评。

中医院校教育为何取代不了传统的师承教育模式?因为师承教育是以“个性化”为特征,院校教育以“标准化”为特征。师承教育主要强调临证技能、技艺训练,而院校教育则主要解决学术与知识的大量积累,两者各有侧重。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负责人指出,中医药学的特点和中医药人才成长规律的特殊性,决定了师承教育在中医药人才培养中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中医药人才成长,必须坚持走“读书、从师、临证、再读书、再从师、再临证”的途径。

探索现代医学,掌握前沿理念,将中医学术发扬光大

>>>成果篇

第三批国家级中医继承工作导师、名老中医毕庚年的学术继续人窦剑,如今已是河北医大三院的副院长。窦剑说,通过跟师学习,真正懂得了中医应该怎样给病人看病,中医书应该怎么读。跟老师学到的不仅是一个个方子,更重要的是独到的经验和思路。

哈尔滨,在黑龙江省中医药科学院国医堂里,穿上白大褂,张琪精神饱满。他将腰板挺得直直的,眼神如炬。望闻问切,一套下来,来者的毛病便已心中有数。

宁神灵治疗神经官能症的临床研究

河北省中医药管理局局长段云波说,优秀中医临床人才培养要遵循中医药人才成长规律,夯实理论基础、坚持临床实践,而跟随中医大家学习研修、博采众长,更是成才路上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

张琪的本事,是苦练出来的。自幼学习四书五经,少年熟读中医经典,随祖父临床侍诊。20岁正式踏上悬壶济世的医途,擅长治疗内科各种顽固性疾病,如肾病、肝病等。自上世纪60年代起,他将肾病的治疗与研究作为主攻方向,疗效显著,并带动了黑龙江省中医研究院肾病专科的发展。

宁神灵是国医大师张琪教授通过多年的临床实践,研制出的治疗神经官能症的中药新药,成为广大神经系统及神经官能症患者的理想药物。该成果获1982年省政府科技成果三等奖和1982年布鲁塞尔国际发明博览会尤里卡银奖。

“师带徒”离不开“名医”

作为中医大师,张琪对西医并不排斥,他至今仍坚持每日读书看报,探索现代医学、掌握前沿理念,将中西汇通,各学派之学说兼收并蓄,“时代推动中医前进发展,就是要将西医的病与中医的证相结合。”

益气滋阴、清热利湿治疗慢性肾炎的临床研究

师承教育,让老中医药专家的学术思想与实践经验得到了总结、提炼和继承,甚至得到了抢救性挖掘

特诊室的两个大柜子,被一本本病历和行医笔记填得满满的。随手翻出一本,上面都密密麻麻写满了文字,还有不同颜色的笔标注出的重点。学生张晓昀告诉记者,这只是张琪全部病历和笔记的冰山一角。“老师对每一个患者的病情都记忆犹新,哪怕是20年前的病历,只要看一眼就能想起来当时的情景。患者复诊的时候,我们是翻病历看,他却是脱口而出。不是记忆力有多好,只因全在走心。”

该课题是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王铁良教授采用古方清心莲子饮加减为基础,以益气滋阴为主,辅以清热利湿的治法,对慢性肾炎进行的临床研究,此法即可以扶正祛邪、消除症状,又能明显清除尿蛋白,提高血清总蛋白量,降低胆固醇。该成果获1988年省科技进步四等奖。

李士懋是第二届“国医大师”拟表彰人选,河北省首位“国医大师”,全国第二、三、四批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每次出门诊之后,当晚他就组织弟子点评处方,直到弄清弄懂。他创造出师承带教“六结合”:激发兴趣与关爱徒弟相结合、系统讲授与随时讲解相结合、口传笔授与执手施教相结合、长期培养与分段实施相结合、师徒互动与徒弟互学相结合、临床实践与总结研究相结合。

张琪以毕生精力,以仁心仁术,挽救千万生命,也将中医学术发扬光大至全国、全世界。北京人刘巧凤常年周身出汗,浑身无力,看遍京城名医却无效,经张琪治疗半月后出汗减少,1个月后痊愈。来自韩国的金允真患上严重的肾病,随时面临生命危险。张琪为其把脉开药,邮寄到韩国,服用数周,病情渐稳。比利时人杰克:贝兰克不远万里从布鲁塞尔飞到哈尔滨,来时步履蹒跚,张琪用中医药使他站稳了脚,直起了腰。

张琪教授学术思想及临证经验研究

名师出高徒,传统的“师带徒”培养模式离不开“名医”。全国中医药师承教育开展以来,2875名老中医药专家指导4716名继承人,其中790名老中医药专家建立了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传承工作室。30名首批国医大师中有26人多批次担任中医药师承教育指导老师,朱良春、李辅仁、张琪、张学文、周仲瑛、苏荣扎布、唐由之等国医大师均届耄耋之年,但目前仍坚持担任第五批师承工作指导老师;程莘农、陈可冀、张伯礼、石学敏等两院院士先后担任过师承工作指导老师。

“病人绝无高低贵贱之分,应该一视同仁”

肾病科学科带头人,全国著名中医肾病专家张佩青教授带领课题组对张琪教授学术经验和技术专长进行系统的归纳、整理、研究,总结出张琪教授的临证思辨特点和独到的学术思想。共整理总结了张琪教授诊治慢性肾脏病典型病案200例,出版了我国首部中医肾病医案专著《张琪肾病医案精选》。该成果获2010年黑龙江省科技进步二等奖。

师承教育,让老专家的学术思想与实践经验得到了总结、提炼和继承,甚至得到了抢救性挖掘。比如,元寸灸,胜艾灸之所胜,达艾灸之所不及。通过师承,一种近乎失传的灸法在孝义市中医院得到推广应用。它是将30多种中药制成灸条,用打火机点燃,在虎口附近的合谷穴灸疗,方便好用,对“重症肌无力”、“糖尿病神经损害”有神奇疗效。

“病人绝无高低贵贱之分,应该一视同仁。”是张琪常挂在嘴边教育学生的。张琪擅长治疗的肾病,不是“富贵病”,越是生活在寒冷潮湿、贫困劳累的人,越可能患病。为此,他主动要求医院降低挂专家号的费用,有时候病人挂一个号,想两个人一起看病,张琪细问原因,才知是家里困难,实在出不起两人的费用,张琪便两个都看,没有一点敷衍。

肾炎II号水丸对IgA肾病

中药炮制技术的传承,主要依靠师徒一代一代的口传心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龟龄集制作技艺的传承人杨巨奎认为,选徒最重要。龟龄集疗效显著,炮制方法更是奥妙无穷。制备工艺有煮、爆、土埋、露夜等81道工序。83岁的杨巨奎将选徒总结为“人必精、心必诚、事必勤、断必果”。他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人必精,人是首要因素,既能掌握传统技艺,又要融汇现代科学技术。

张琪对待病人如同亲人。请他诊病的大都是重患或疑难病,有的病人精神恍惚,说话语无伦次,他却从不催促,只是面带微笑,耐心地听。“有的患者一股脑倾泻出来,一说病情就是十几分钟,他从来不打断,总是认真听。”张晓昀说。

大鼠肾小管-间质损伤影响的实验研究

为草根中医打开大门

“我跟师出诊多年,老师对待每个病人都是一样认真。”张晓昀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一天张琪从早上出诊到中午将近1点,给最后一个患者看完病,正准备换衣服离开,一个四五十岁农民模样的人闯了进来。原来他是没有排上专家号,却希望张琪帮他看看,医院的工作人员试图让他离开,张琪却说:“患者不容易啊,大老远来的,给他看看。”他又将白大褂重新穿上,认真看完了病,患者千恩万谢地离开了。

肾炎止血丸是张琪、张佩青教授几十年治疗经验基础上反复筛选出的纯中药复方制剂,临床疗效卓著。肾病科课题组采用口服大鼠牛血清白蛋白+葡萄球菌肠毒素B+CCl4复合方法建立IgAN模型,证实了肾炎止血丸可减轻肾组织病理的损伤程度和肾小管间质损伤,阻止其向慢性纤维化进展,有保护肾功能,延缓病情进展的作用。该项目获黑龙江省科技进步二等奖。

专家建议将中医师承纳入国家正规教育,丰富中医药人才培养方式和途径

张琪最擅长的是用便宜、常见的药,治好复杂、罕见的病。“开药的时候,别总想着出奇方,要多替病人着想,多开些普通的价低的药方,代替名贵药材,同样能实现治愈的目的。”张琪总是这样对学生说。

补脾益气升阳对糖尿病肾病

山西平遥古城闻名遐迩,比古城墙更久远的是道虎壁王氏妇科。它起源于金、元时期,已有800余年历史。82岁的王培章老人满头银发,他是王氏妇科第二十七代、傅山女科第九代传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38岁的汪洪芹是一名中学老师,几年前,原本身体健康的她突然开始持续低烧,“3个月里跑了无数医院,抽了上百管血,花了好几万,烧就是不退。”2015年元旦,她拖着病体来到中医药科学院,“虽是第一次见面,却让我感受到了亲人般的温暖和无尽的力量,他的眼神很坚定,告诉我病会好的,开了一周的药,只花了200多块钱,没想到这药还没吃完,烧竟退了。”

炎症反应的干预作用

从王培章老人的父亲开始,王氏妇科打破传男不传女的规矩,传媳妇也传闺女。二女儿王轶芳跟父亲学医,学习中医技法的妙中之妙、巧中之巧。老人现在带着7个徒弟,其中5个是孙辈的。3年后,他的孙辈就能参加执业医师资格考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