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于2平方公里的小冰川会消失、下游地区的大河径流减少……中国科学院院士、“第三极环境”国际计划主席姚檀栋日前发出警告:按照当前对泛第三极地区的气候变化监测结果,人类或将在2060年前后迎来冰川退缩面积与产水量关系的“拐点”。

中国科学院院士、泛第三极环境专项负责人姚檀栋日前透露,中国科学家将用覆盖地、空、天的最新技术,立体、综合地观测泛第三极的环境变化。

冰川退缩、湖泊扩张……响应全球气候变化,青藏高原及周边地区将面临什么?这一区域关乎30多亿人的生存发展,人们该如何应对?

在近日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科学组织联盟成立大会暨第二届“一带一路”科技创新国际研讨会上,姚檀栋作出上述表示,并强调:“亚洲水塔”的环境和冰川变化将给丝绸之路沿线国家、以及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可持续发展带来巨大挑战。

在近日召开的“一带一路”国际科学组织联盟成立大会暨第二届“一带一路”科技创新国际研讨会上,姚檀栋表示,泛第三极环境专项将在ANSO的框架下发挥更大作用。

带着这些问题,我国第二次青藏科考在2017年正式启动,由中科院院士、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研究员姚檀栋担任科考队总队长。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这次综合科考要以揭示环境变化机理、优化生态安全屏障体系为科学目标。

“亚洲水塔”是科学界对以青藏高原为核心的泛第三极地区的一个比喻,指的是这一地区是长江、黄河、印度河、雅鲁藏布江、锡尔河、阿姆河等10多条亚洲主要河流的发源地,直接关系到30多亿人的生存用水。

泛第三极是指青藏高原、帕米尔、伊朗高原、高加索、喀尔巴阡等山脉的亚欧高地及其水文过程影响区,面积达2000多万平方公里,其环境变化影响30多亿人的生存。

监测“亚洲水塔”运行状态

姚檀栋解释说,“拐点”指的是冰川退缩面积与地区产水总量之间的动态平衡被打破。目前,冰川消融会产生大量的淡水,地区产水总量是增加的。但是科学家预估:到了2060年至2070年前后,冰川退缩面积将不再会带来相应的产水量,地区产水总量反而下降了。

据透露,这一综合、立体的观测体系包括:航天空间的卫星观测;航空空间的低空无人机、遥感飞机、系留艇和飞艇、无线电探空等;地面上的天气雷达、降雨雷达、风温廓线仪、自动气象站、测风雷达车、边界层塔站、无人船、超声风温仪器等。

“过去60年来,我们经历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气候变暖,青藏高原作为世界第三极,是全球气候变化最敏感的地区之一,其升温率超过全球同期平均升温率的两倍。”中科院院士、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研究员姚檀栋在很多场合都向大家科普过他的工作。简单通俗地讲,这片世界最高的区域正在变暖变湿。

最主要原因就是气候变化。姚檀栋说,全球气候变暖令冰川退缩日渐加剧,已经成为“亚洲水塔”最大的威胁。

泛第三极地区与丝绸之路经济带高度重合。中国在9月启动了泛第三极环境专项,旨在研究该地区自然条件与环境变化及其影响,整合相关基础科学、应用研究、技术创新和政策建议。

青藏高原上连绵起伏躺着几万条冰川。这些冰川可以储水,山体可以拦截水汽,同时由冰川、冻土、积雪、湖泊、陆地组成的生态系统又可以调节河川径流,因而,青藏高原又被称为“亚洲水塔”。

9月份结束的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考结果显示:青藏高原及其相邻地区的增温速度是全球平均值的两倍,冰川面积退缩了15%。“亚洲水塔”的平衡已被打破,一些灾害也随之而来,如冰崩、洪水等。

刚成立的“一带一路”国际科学组织联盟是首个在“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由沿线国家科研机构和国际组织共同发起成立的综合性国际科技组织。姚檀栋强调,这将有利于加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科技合作,共同应对气候变化影响加剧带来的挑战。

前不久,第二次青藏科考首期成果发布。科考队通过遥感和实测资料发现,1976年以来,藏东南冰川退缩幅度平均达到每年40米,有的甚至超过60米。与冰川退缩相伴而来的是湖泊扩张,河流径流量增加——青藏高原中部的色林错、纳木错等6个湖泊在1999年以后明显加速扩张。色林错更是在2010年以2349平方公里的面积超过纳木错,成为西藏最大的湖泊。

他进一步指出,这一趋势是“全球性的”,只是不同地区的快慢程度不同而已。如果人类不采取减缓或适应措施,一旦这一“拐点”到来,小于2平方公里的小冰川将消失殆尽,大冰川的面积急剧缩小,下游地区的大河径流将逐渐减少。

他透露,泛第三极环境专项未来的工作计划包括:开展十多项由不同气候系统主导的垂直和水平横断面科学调查计划;建立37个综合观测野外站网;若干个多学科交叉的地球系统联合攻关方案等。

姚檀栋告诉科技日报记者,“亚洲水塔”正朝着失衡失稳的方向发展:青藏高原东部、南部季风区水储量减少,北部、西部西风带水储量增加。“水塔”固液结构失衡,液态水体储量的增加导致“水塔”结构失稳。

“亚洲水塔”如迎来这一“拐点”,将直接影响到中国新疆塔里木盆地、中亚三大湖地区绿洲和水体的存亡,如博斯腾湖、咸海等流域,从而影响到整个泛第三极地区的国家、乃至全球的环境安全。

姚檀栋指出,未来除了做科学前沿的冰川变化和多圈层作用研究,还要尽快建立系统的、完整的观测体系,因为“这将真正地解决一些问题”。

据预测,本世纪中叶冰川对河流径流的补给将达到最大值然后减少,未来水资源短缺的潜在风险正在加剧,相应的灾害风险随之而来,例如冰湖溃决、洪水、泥石流、冰崩等。2016年7月,阿里地区日土县东汝乡阿汝错湖区冰川群的两条冰川先后发生大规模冰崩。这是青藏高原响应气候变化出现的一种新生灾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