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回顾

樊伟也表示希望公众能给一喂公司一个机会,能够继续把梦想践行下去。

至今没接到顺风车平台道歉电话

值得注意的是,所有乘客均表示是在司机的要求下,取消了顺风车平台上发布的订单。

资料来源 | 杭州一喂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官方微博

对此,小王的父亲王先生直斥一喂平台“虚伪”,“从头到尾,一喂平台没有打过一个电话给我们家属道歉。”

但在事故发生之后,死者家属却发现这笔网约车的订单被取消了。据车上乘客介绍,他们均是通过顺风车软件平台发布的出行信息,随后司机逐一与乘客联系并约定拼车出行。

微博回应声明如下:

事故发生一个月后,4月2日下午,“一喂”顺风车平台通过其官方微博发表声明并道歉。视频中,一喂顺风车app的运营主体杭州一喂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樊伟解释了关于“逃避责任”以及为何封掉大学生家属的账号等问题,并鞠躬致歉。

据澎湃视频新闻30日报道,记者探访了位于杭州余杭区的涉事公司一喂科技。公司法人代表回应记者称,公司仅提供了合乘信息,对意外事故不承担责任。

4 月 2
日,杭州一喂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法人樊伟通过公司官方微博发布视频及文字声明,针对
# 深圳大学生线下搭顺风车遇车祸身亡 # 事件做出回应并鞠躬致歉。

王先生称,事故发生后,他一直通过多种途径联系一喂顺风车平台,想要了解事件详情,但对方都无回应,“要么不接电话,要么接了电话说不关我事”。而王先生所注册的平台账号也被封掉,理由是“妖言惑众,扰乱平台秩序”。

声明中,樊伟对事故遇难者表示慰问,对此前的不当言论做出道歉,并两次鞠躬致歉。

樊伟解释称,经过客服核查,遇难者及其家属的 2
个账号均发布过多笔订单,但全部取消,无一成,反而从平台获得过两笔共计
26.69 元的爽约金收益。鉴于此,平台将家属账户进行封禁,并非事故者的账号。

图片 1

(戳连接回顾:深圳大学生乘网约车身亡,涉事平台未在深备案,总部回应:拒绝担责)

声明中,樊伟针对以下两个问题进行回应:

樊伟称,3月27日,在客服核查后,将家属的账号禁用,并使用了不当的禁用理由,对此表示深深自责并鞠躬致歉。

同时,该负责人表示,用户在平台注册、发布订单到出行,都有相关提醒,平台严禁私下交易的行为。如有发现私下交易的行为,无论是车主还是乘客都将被列入黑名单处理。

图片 2

图片 3

涉事平台未在深备案总部回应:拒绝担责

图片 4

今年3月1日,深圳大学生小王乘坐“一喂”顺风车回校途中,遭遇车祸不幸身亡,引发社会关注。(红星新闻此前报道:

▲南都 · 深圳大件事记者采访家属还原事件过程

图片 5

一喂平台:

最新进展

图片 6

当日接单的车主乔师傅向记者证实了此事,他称,当日他接到订单后打了电话给对方,“说会晚到一点,但没过多久对方将订单取消”。乔师傅透露,平台车主端显示的正是王先生的号码。

Q2:遇难学生及家属的账号为何被封禁?

图片 7

樊伟称,公司认为这是一起交通事故,国家对于交通事故的处理,是有法律规定的;平台严禁私下交易,并反复多次强烈提醒;乘客私下交易,违反了与平台的协议与制度;法律有规定的,我们绝不推卸。

图片 8

●关于 ” 逃避责任 ” 的问题

3月22号21:35,王先生在一喂顺风车平台测试下单,“起止地点与我儿子的订单一致,预付车费148元,后面我将订单取消,但订单一直在进行,之后我打电话给司机让他同意取消订单,平台退了我148元车费和13.39元爽约金”

4月2日,杭州一喂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法人樊伟通过公司官方微博发布视频及文字声明,针对近日媒体网友广泛关注的深圳大学生线下搭顺风车遇车祸身亡事件做出回应。

声明的最后,樊伟表示一喂公司是一家成长中的小企业,就连微博也是 4 月 1
日才急忙申请认证的。但深知安全的重要性,也一直在制度、技术上努力做出一款好的产品。

樊伟称,经客服核查,事故者账号于2019年2月26日注册,迄今共发布了8笔订单,且全部取消。在2月28号,在平台获得了一笔13.3元的爽约金收益,并在3月5号提现成功。家属账号注册于3月14日,在平台的主要操作情况:申请车主,但提交资料随意,未通过审核;共发布三笔订单,且全部取消;3月31日,从平台获得了一笔13.39元的爽约金收益(在3月29日提现成功),两个账户一直在频繁操作。

今年3月1日早晨9时15分许,广深沿江高速公路发生一起一死四伤的严重交通事故,死者为一名家在深圳的大一学生,事故中的网约车司机负主要责任。

编辑 | 林锐娜

而据南方都市报报道,深圳市公共交通管理局表示,在深圳提供私人小客车合乘信息服务的,平台数据库须接入市交通运输局监管平台,向市交通运输局备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