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旭东

文化;中国;费孝通;全球化;研究;认同;中华民族;格局;先生;文明

第七是强调一种可以造福于民的人类共同价值和理想追求。费孝通曾经强调自己的学术追求“志在富民”,这可谓他作为一个中国人类学家所独有的对于人类共同价值和理想的追求,这种追求反过来又促成了他更具统领性的文化自觉意识的突显。费孝通的文化观在无形之中将中国传统的文化价值嵌入到带有世界性的更具普遍性意义的理想社会的追求上去,这在日益全球化的今天尤为需要。人们在追求着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以此去应对这个共同体价值的诸多世俗化倾向。

在文本的层面,“多元一体”理论是费先生1988年提出的,①但作为一种思想是他跨世纪的学术人生之心路苦旅的大成智慧。笔者以为这一理论思想主要包括三部分:一是“迈向人民的人类学”思想,这是他的整个理论体系的价值基点;二是关于中国文化结构的认识即“多元一体格局”理论,这是他的思想之“器”;三是文化自觉的理论,这是他的思想之“道”。

第五是强调文化自觉的和谐发展。费孝通借文化自觉概念的提出而为自己的人类学研究开辟出了一片全新天地。费孝通认为文化担当着社会的粘合剂和缓冲剂的作用,它在避免相互冲突上起到了一种和缓作用。尽管文化之间并非没有战争可言,但文化的主旨不在战争而在于和谐。

中图分类号:C95文献标识码: A文章编号:1005-568102-0036-0

费孝通的部分著作

关键词:费孝通;多元一体;现代价值

图片 1

每个理论都有其出生的世纪,每个思想都是历史的结晶,其价值权重总系于人类命运的终极眷注。作为出生在20世纪初的费孝通先生,恰逢中国历史的拐点——在西方列强的坚船利炮与民族主义强势话语中从多元一统的王朝帝国向现代民族国家的转型,他又作为历史的参与者亲历了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抗日战争以及历史的再次重大转折——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及改革开放的第二次革命。对于人类学家的他而言,“田野工作”就是他的人生之旅—求知、探索与思考中国之发展与人类命运就是他的人类学的终极关怀。从20世纪西方主宰的“世界体系”到21世纪初现曙光的全球化,从西方的学科到中国的“田野”,他一生“行行重行行”的“田野工作”就是观察与思考中国—何为中国与中国的发展之路,多元一体理论就是他对中国历史与文化的深刻洞见与诠释,也是他与同时代的具有民族使命感的知识分子对话中国文化的思想共识。这一人类学思想承继于西方的“功能论”,但超越了西方“功能论”的价值体系,既叠加传统儒家格物致知、学以致用的人世价值,更彰显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中国传统文化的人文精神。在他“行行重行行”的中国人类学的实践中将具有“蛮学”特质的西方人类学推进了“迈向人民的人类学”,又从中国的“多元一体格局”中推己及人,基于“差序格局”的中国文化逻辑思考全球化时代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发展,并开出“文化自觉”的济世良方。这一根植于中国深厚传统文化之中并在“中国田野”实践中所提炼的智慧是人类学的中国话语,它超越了西方近代以来的民族主义思想和文明冲突论,是在文化多样性的世界历史中理解现代民族国家的中国范式。

第十是强调“迈向人民的人类学”的价值关怀。这是费孝通在方法论层面的一种自我超越,是试图从西方既有的人类学传统中寻找到对于人类学的殖民背景和殖民心态的一种大扭转。这种“迈向人民的人类学”并非是一种被迫,而是一种自觉,同时也为人类学在中国的发展设定了坚实的基础,这也可以看成是费孝通对中国人类学学科建设的引领性贡献,这必将带动中国人类学的成长。

摘要:多元一体理论是费孝通先生人类学思想的核心内容之一,本文主要探讨了这一思想的三个主要组成部分:迈向人民的人类学、多元一体格局和文化自觉理论及其学科价值、中国价值和世界价值。在全球化的当代世界,从多元走向多元一体正在成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显著文化特征,思考与回答人类何去何从之时代之问,费先生的“多元一体理论”——这一基于中国“田野”的人类学思想和智慧无疑是一个重要的“他山之石”的思想参照系。

第二是强调一种多样性的人的存在。很显然,费孝通在这一点上所贯彻的乃是一种真正人类学的文化观察,是可以包容多样性存在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构,反过来,人类的命运共同体必然是能够去包容多样性的人的文化存在。在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的表述中,我们也真正看到了费孝通所倡导的文化自觉中对差异性文化存在的真正包容。而且更为难能可贵的是,费孝通所倡导的多样性包容之中也隐含着一体的共同性价值的表达,差异不是散漫而无所依靠地存在着的,差异是如容器一般被盛纳在一体之中的。在此意义上,费孝通的文化观便有了一种独创性,这种独创性是把西方认识论中的“多”和“一”的对立转变成是一种相容和辩证。

一、多元一体理论:人类学的本土智慧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人类学研究所教授)

二)中国文化“多元一体格局”理论费先生关于中国文化“多元一体格局”理论最全面的表述是2001年发表在《中国民族》上的《与时俱进继往开来》一文,笔者以为这篇文章虽短,但却是他关于这一理论的最深思熟虑的表述。”[13]他关于中国文化的这一深刻洞见不仅深化了对中国历史文化结构的认识,更是从历史的深处揭示了中华民族形成发展的内在机理一中国历史上多元民族相互交往交流交融的内在的文化之道,
[14]这种“道”又如考古学家苏秉琦指出的:“从超百万年的文化根系。[34]同时,每个民族的文化自觉是中华民族实现现代化发展的正见,文化自信又是民族发展的精神动力,从文化自觉到文化自信是中华民族走向伟大复兴的文化标识。

图片 2

作者简介:杨文炯,男,回族,宁夏灵武人,兰州大学西北少数民族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统一战线理论研究会甘肃研究基地研究员,主要从事人类学、民族学研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