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后驾车自翻身亡同饮者要承担责任

图片 1

3月6日消息:胶南男子王某,应同村好友邀请赴宴饮酒,饭后驾车回家途中发生车祸身亡,家属将王某当晚同桌的酒友告上法院要求赔偿,胶南法院判决三名酒友承担赔偿责任。日前,三名酒友先后进行了赔偿。

2017年7月1日,木垒哈萨克自治县男子王某邀请闫某、陈某、李某、程某及陆某在木垒一家烧烤店喝啤酒。随后王某又邀请5人继续去一家火锅店吃饭。

朋友聚会要喝酒 喝酒先签“生死状”

2010年10月14日晚,胶南人孙某邀请同村王某和其他二人到胶南市某饭店小聚。酒足饭饱后王某驾车回家,在路上发生单方交通事故,王某当场死亡。该事故经胶南市交警大队检验认定,受害人王某血液中酒精含量为175mg/100ml,系醉酒驾驶,属一方过错,应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

吃饭过程中,李某因有事离开。后孙某应陆某电话邀请也来到火锅店吃饭。席间,王某拿来啤酒,陆某则要了一瓶白酒,6人均饮酒。

逢年过节,朋友间、同学间、同事间聚会免不了要喝酒。但近年来,一起喝酒、劝酒后引发的生命安全意外纠纷屡次见诸报端。也正因为如此,最近,网上流传聚会喝酒先签所谓的“免责承诺书”,网友更将之戏称为“生死状”。那么,签了这张“生死状”,一旦出现意外事件,同桌喝酒人真的就可以免责吗?昨日记者采访了解到,其实昆明已有判例,一旦出现意外,同桌喝酒的人应当承担责任。西山区法院法官李文华提醒:酒友签订的“生死状”无法律效力,万一发生意外,同桌的劝酒人也要承担责任。

事发后,王某的家属向胶南法院起诉,以三名酒友相互劝酒、对王某酒后驾驶发生事故未尽到劝阻义务为由,要求孙某等三人连带赔偿经济损失8万余元。在诉讼过程中,孙某与王某的家属庭外达成和解协议,自愿赔偿原告经济损失2万元并给付完毕,王某的家属为此撤回了对孙某的起诉,并变更诉讼请求,要求其余两人各赔偿其经济损失2万元。

饭后,陆某驾驶摩托车撞上道路西侧路沿石后翻车摔倒,当场死亡,摩托车受损。

案例1

法院经审理认为,受害人王某与孙某等三人一同饮酒后,醉酒驾驶车辆发生交通事故,导致王某死亡,所驾驶的车辆损坏。共同饮酒的孙某等三人在明知王某已经大量饮酒的情形下,对王某驾车的行为未尽到及时劝阻,主观上存在疏忽大意过失,故对王某死亡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王某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对自己的饮酒能力、过量饮酒后驾驶机动车可能造成的危害后果有充分认知,但却放任这种危害后果的发生,对死亡发生负有主要过错。按照相关法律规定,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过错、比较王某的家属与共同饮酒邀请人孙某达成的赔偿协议情况,胶南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决另外两名共同饮酒人各赔偿王某家属16000余元。

木垒哈萨克自治县公安局交警大队认定,该事故因陆某未戴安全头盔、未取得驾驶证、醉酒驾驶未经登记的机动车一方过错引起,陆某负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

吃“杀猪饭”酒后身亡

一审判决后,另外两名共同饮酒人不服,向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经二审调解,王某的家属和另外两名饮酒人达成和解协议,赔偿金额各降为14000元。

而陆某的父母认为,陆某与其他6人在一起吃饭喝酒,他们未尽法定义务,遂将6人诉至木垒哈萨克自治县人民法院,要求6名被告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误工费等各项损失33万余元。

请客的劝酒的都有责

木垒哈萨克自治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认为:依据《侵权责任法》第六条“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第二十六条“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春节前夕,云南很多地方都会请吃“杀猪饭”,这种场合,亲朋好友间聚餐时常常要喝酒助兴。1月5日,昭通盐津县盐井镇村民周某均宰杀年猪,邀请同村好友王某祥到家里吃饭。王某祥应邀赴宴,席间吃饭喝酒。喝完酒后,王某祥走路回家,途中从路坎上摔伤,经抢救无效死亡。

“陆某系因醉酒驾驶机动车自翻造成事故致其死亡,醉酒后驾驶机动车是导致其死亡的直接原因。”主审法官说,陆某先后在烧烤店和火锅店饮酒,同饮者未对陆某进行提醒或者劝阻,未尽到劝阻义务,致使陆某醉酒驾车死亡。所以同饮者对陆某的死亡结果具有过错,应当承担相应的过错责任。

事发后,双方协商未果发生纠纷。王某祥的家属认为,请客的周某均有过错。最终,周某均向死者家属支付安葬费等费用4.8万元后,方才平息纠纷。

主审法官认为,李某在饭前离开,孙某后来先走,不负有法律上的提醒或劝阻义务,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1月27日中午,同样在昭通,永善县大兴镇村民汤某邀请王某到他家吃“杀猪饭”。当天下午5时许,汤某、张某、魏某、谭某等6人同桌吃饭。席间,众人划拳助兴,畅饮白酒,王某饮用了约8两白酒后醉意明显。返回途中,王某身体出现呕吐等不适症状,被同车人送往医院救治。经医院初步诊断,王某系乙醇中毒,于次日救治无效死亡。

据主审法官介绍,陆某系成年人,明知酒后驾驶摩托车存在一定危险性仍然驾车,其自身存在主要过错,应承担主要责任。王某作为饭局组织者,未尽到提醒、劝阻、照顾和帮助等义务,应承担相对较大的过错责任,向陆某家属赔偿损失总额的8%,即53130元。其余人员在饮酒过程中未尽到提醒义务,每人应承担陆某家属损失总额的4%,即26565元。陆某自身负有主要过错责任,剩余损失由其自行承担。

经民警进行法律宣传和多次协调后,当事各方最终就死者善后事宜达成一致意见:由请吃“杀猪饭”的汤某补偿死者家属3.5万余元,与死者同桌吃饭饮酒的张某、魏某、谭某、李某等人分别补偿死者家属6000元至1.2万元不等的费用。

主审法官提醒,如果同饮酒者存在以下情节,一旦发生意外,则需要承担法律责任:一是强迫性劝酒,如故意灌酒、用话要挟、刺激对方喝酒,或者在对方已喝醉、意识不清、没有自制力的情况下,仍劝其喝酒的行为;二是明知对方不能喝酒,如明知对方的身体状况,仍劝其饮酒诱发疾病等;三是未将醉酒者安全护送,如饮酒者已经失去或即将失去对自己的控制能力,神志不清、无法支配自己的行为时,同饮者没有将其送至医院或安全送回家中;四是酒后驾车未劝阻导致发生车祸等损害的。

2

酒后独自驾车出车祸

一起喝酒的4人被判赔

2016年4月4日,鄢某与孔某、王某、李某、杨某4名朋友在富民县一农家乐里用餐。饭桌上,几人一边聊着家常,一边相互劝酒。

相关文章